欢迎光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云南法官文艺创作大赛
希望之地
  •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彭获 司正波
  • 发布时间:2017-09-21

“医生,我到底是什么病啊?”老妇人关切地问道。

 

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医生坐在办公桌前,低头阅读着摆放在面前的检测报告,大约半分钟后,缓缓抬头看着面前的老妇人“你可得有思想准备”

 

老妇人问道:“该不会是癌症吧,或者是其他什么绝症?”。

 

只见医生微微一笑“没有那么严重,是心脏病,只要不受过度的刺激,就没有生命危险。”。

 

“这样,我就放心了。”

 

 

“妈,今天去医院检查,结果怎么样呀?”陈亮言语显得十分关怀。

 

老妇人微微一笑“没什么,医生说,只是睡眠不好,多休息一下就没事”,话语中却向陈亮隐瞒自己患心脏病的事,目的是不让儿子为这事操心。

 

“妈,去医院看病,总得有个诊断结果吧。”一个30余岁的女人问道,这个女的正是陈亮的老婆。

 

老妇人轻轻一拍额头“哎哟,看我这记性,我忙着赶回家,放在公交车的座椅上了”。

 

“弟弟呀,你今年报考公务员,报考哪里?”陈亮向坐在旁边的弟弟问道。

 

陈亮的弟弟回应道:“我今年,报考的是外县的法院。我要像你一样,当一名光荣的法官,那多威武”。语气显得自豪。

 

“考公务员,这年头竞争激烈。对了,复习得怎么样了”陈亮问道。

 

陈亮的母亲缓缓道:“这年头当法官的工作不好做,我觉得考还是不要考法院最好,你爸就是很好的例子”。语气低沉,似乎有不愿提及的往事。

 

一提起陈亮的父亲,这一家人半天沉默不语。

 

原来,当年陈亮的父亲是一名刑事法官,在10年前,当事人刑满出狱后,怀恨在心,一刀就把陈亮的父亲捅死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然而在8年前,陈亮怀着满腔热情,幸运地考进当地的法院,一直从事民事审判工作。

 

过了好一会儿,陈亮的母亲语气低沉地说道:“我最近看了新闻,北京那个女法官,被当事人一枪击毙。妈,最近总感觉心神不宁。”表情显得格外的惋惜和不安。

 

陈亮为了缓解自己母亲的焦虑,安慰着“妈,你就放一万个心,我们这地方,这些年法制文明进步的快,当事人能怎么会干出那种事”。

 

“进步得再快,总不会比北京的快吧”陈亮的母亲反问道,这让陈亮哑口无言。

 

陈亮抬头看了一下挂在墙壁上的钟,说道:“哟,都下午两点了,佳佳怎么还没回来呀”。

 

“按理说,以前这个时候应该早回来了吧”陈亮的老婆自言自语。

 

“反正在家里闲着,我去接她,顺便带她到处逛逛,放松一下。现在小学生的学习压力蛮大的”陈亮说着就站起身子。

 

陈亮的母亲说道:“别在外面逛久了,早点回来吃饭,今天是周六,难得一家人在一起”。

 

 

陈亮离开家以后,行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陈亮家离学校也只有几公里远。当他抵达学校门口时,恰好1430分。

 

从校门处迎面走来一个30多岁的女人,这个女人是佳佳的班主任,姓刘。

 

“刘老师,才补完课呀”陈亮问道。

 

11点放学,我在教室批改作业”刘老师回应道。

 

陈亮问道:“佳佳,是不是还在教室呀?”。

 

“没在呀,佳佳11点放学后就走了”刘老师说完便逐渐走远。

 

陈亮寻思着“该不会去同学家了?”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拨打着佳佳的电话。

 

“嘟……嘟……”

 

响了好几下。电话接通了。

 

“呜呜……”

 

“佳佳,别哭,我的乖女儿,你在哪里?”陈亮焦急的问道。

 

“爸爸,我也不知道是在哪里……”

 

“喂……喂……”陈亮嗓音变大了些。可是,没有听见女儿的哭泣声音,电话也没有被挂断。这让他原本焦急的心情又增加几分。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之间,他自己也摸不着头脑。

 

“喂,是陈法官吗?”。电话听筒里居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陈亮问道:“你是谁?”

 

“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我是田冰。”

 

自己女儿的电话怎么会跑到当事人的手里,而且女儿还在不停的哭泣,这又是怎么回事?莫非,这个田冰,因不服判决结果,拿自己的女儿出气?这些疑问,不得不让陈亮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你想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尊敬的法官,反正你女儿在我手里,至于我要做什么,我还得慢慢想一下”语气显得格外得意和嚣张。

 

“莫非是绑架”陈亮想到这里,但始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我要说我的要求,不不,我说错了,是条件”。

 

陈亮听到这番话后,完全可以确信是绑架了。

 

“我要20万元,地点在我家,下午4点准时撕票。”

 

陈亮这些年的积蓄,加上贷款,几个月前刚买了房子。20万元,对于他来说,现在可是一个天文数字。他哪来那么多钱。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只有一小时二十分钟,然而驱车赶往田兵家最快也需要50分钟,时间紧迫,更来不及向朋友借钱凑足20万元。可是也不能不管女儿的死活吧,于是他选择了报警。

 

问题的关键出在这儿,常规的逻辑,一般绑架都要求不允许报警,可是田兵并没有说,不允许报警。

 

 

陈亮报警之后,下午3点与派出所的警察会和,驱车向田兵家出发。在路途中,陈亮向警察介绍了田兵的情况。

 

原来在一年前,田兵因赌博把十多年的积蓄全部输光了,接着他的妻子起诉离婚。当时田兵也同意离婚,他们有一个女儿,今年刚满12岁。但因子女抚养问题,最后法院判决他们的女儿由陈亮的妻子抚养。后来陈亮打电话来说,他原来的妻子把女儿扔在家里,自己跑到外地去了,杳无音讯。

 

田兵的母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他还有一个父亲在世,身体硬朗。可是田兵的父亲在半年前,驾驶无证三轮车出了交通事故。接着当事人起诉陈亮的父亲,还申请了财产保全。判决生效后,经当事人申请执行,法院把田冰的父亲的银行卡里的钱全部划拨。

 

由于在路途中堵车,陈亮和警察赶到田兵家门口,已经是下午358分。距离下午4点还有2分钟。按照警察的部署,陈亮手里提着的箱子里装了20万元现金。陈亮进了门,紧随其后的8个警察将手枪都拉上膛。刚一进门就听到“爸爸,救我,呜呜……”。

 

陈亮一听,从天台处传来的呼救,正是自己女儿的声音。他并没有应声回答,而是沿着楼梯脚步轻而快,迅速地抵达天台处的门,这里的门也是敞开的。

 

“爸爸,救我,呜呜……”

 

呼救声不断,陈亮急着想早点救出自己的女儿,于是跨出一步,天台全灌满了水,约莫一尺深。眼睛左右扫视一番,却不见自己的女儿。

 

“爸爸,救我,呜呜……”

 

陈亮听这声音,向左走出3米,再向左方一看。自己的女儿被捆绑在柱子上,旁边的两根柱子上分别绑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和一个60于岁的老者。被捆绑的三个人,脚全部没入水里,除了陈亮的女儿外,其余两人的嘴都被毛巾堵着,不能说话。然而田兵却站在靠墙的平台上,这个平台由砖堆砌而成,距离水面有一尺左右。

 

陈亮缓缓向着田兵的位置走近,脚下荡起一圈圈水纹。

 

只见被捆绑的那个老者,不停地摇头。

 

陈亮边走边寻思着“绑架,无非是索取钱财,怎么把自己的女儿和父亲也绑了?”

 

“别再往前走了,不然我就不客气了”田兵呵斥道,并掏出弹簧刀顶在陈亮的女儿的脖子处。

 

陈亮停住了脚步,朗声道:“田兵,你要的20万元在这箱子里”。

 

“我知道你一定会报警,警察同志们,不要在后面躲躲藏藏的,你们要是再不出来,我马上叫这个女娃血溅当场,你们信不信”田兵吼道。

 

警察们实属无奈,慢慢的向陈亮这个位置走来。但8个警察的枪口一直都对准田兵。

 

“好,非常好,警察同志都到了”。田兵收回了弹簧刀。

 

这也太反常了,枪口都对准自己的脑袋了,居然不拿人质来威胁,还把刀收回来。几个警察都想到了这里。

 

扑通几下,8个警察手枪全掉进了水里。陈亮的箱子也掉进了水里,一阵晕眩,感觉身体有一阵电流窜过,抽搐了一下。

 

“哈哈,实话告诉你们,幸好你们没有像我开枪,不然的话,你们是自取灭亡”田兵笑了笑“包括捆绑的三人,你们9人,一共是12条人命”。

 

因为电流持续的时间较短,也就是1秒钟左右,陈亮和8位警察没有被电击而导致摔倒。

 

回过神来的警察,也没有谁敢捡起掉进水里的手枪。包括陈亮在内,大家在被电击之前,看到田兵的右脚掌轻轻的动了一下,虽然幅度不大。

 

“实不相瞒,水底下我早已经布满了很细的电线,我的脚下安装了两个回弹开关,只要我的任何一只脚一松,你们全部完蛋”田兵道。

 

因天台上常年灌满了水,已经有了厚厚的青苔,水底的电线一般不可能被人发现。

 

现在,陈亮和8个警察已经陷入被动,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爸爸,救我,呜呜……我怕”。

 

陈亮关切道:“女儿别哭,爸爸马上救你出来”。然后接着朗声道:“田兵,钱我放在这里,我让警察同志离开,然后我带我的女儿走”。

 

“不,不,陈法官,你错了。我赌博欠了很多高利贷,你那箱子里的20万元,对于我来说毫无用处”田兵道。

 

陈亮回应道:“你绑架我女儿,不是要钱,那你想干什么?”。

 

“好,好,够爽快”田兵将手里的弹簧刀扔在陈亮面前的水里,然后又说:“你按我说的做就可以,如果你敢说一个‘不’字的话,你们全部完蛋”。

 

绑架,但田兵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女儿和父亲捆绑起来,看来不是绑架那么简单。陈亮刚开始见到那一幕时,就想这个问题,但他始终想不明白田兵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没有选择的陈亮,只好答应。

 

“捡起水里的弹簧刀”田兵戟指陈亮面前的水里。

 

陈亮按照田兵说的做,捡起了弹簧刀。

 

“恩,不错。”田兵道。

 

“你不要太过分了”一个警察道。

 

“呵呵,过分,你们没有资格谈条件”田兵道。

 

陈亮侧头对着警察说:“不要激怒他,不要做无谓的牺牲”。然后对着田兵说:“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可以放过这些警察和我的女儿,还有你的女儿和你的父亲吗?”。

 

“这个没问题,接下来,你就按照我说的做吧”田兵呵斥道:“跪下”。

 

只见陈亮缓缓地跪下。

 

“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只有你带着你的女儿平安地离开;二是用你手中的弹簧刀,慢慢地对准你自己的胸口”田兵道:“让我看看,你的血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

 

陈亮寻思着“我怎能只管我和女儿的性命,枉顾他人性命。8个警察可是上有老下有小,还有那田冰的女儿和他的父亲,这些人都是无辜的”他始终担心田兵反悔,自己自杀以后,同样不会放过那些人,于是朗声道:“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这是你与我的夙愿,与他人无忧”。

 

“好,够爽快。我答应你,决不食言,你就放心地去吧”田兵道,接着弯腰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咕噜咕噜的把一瓶水喝得一滴不剩“我数十声,如果你还没有把刀插进你的胸膛的话,你们就得玩完”。

 

“十、九、八、七”田兵一字一字的数着。只见陈亮将刀尖对准自己的胸口。

 

“爸爸,不要啊,呜呜……”陈亮的女儿哭喊着。

 

恰在这时候陈亮衣兜里的手机响起,于是道:“我可以接个电话吗?”。

 

只见田田兵点点头,停止了数数。

 

陈亮掏出手机,一看屏幕后,对着田兵说:“请把我女儿的嘴堵上,还有就是把她的眼睛也蒙上”。

 

田兵点头,继而将陈亮的女儿的嘴堵上,也把她的眼睛也蒙上。

 

陈亮接通电话后说道:“妈”。

 

“亮子,回家吃饭了,快点回来,饭菜都凉了”

 

“你们先吃吧,我带佳佳在外面多逛会儿,妈,我挂了”陈亮挂断电话后,不经意间手机滑落到水里。

 

“尊敬的陈法官,我们开始吧。”田兵说道:“六、五、四、三、二”。

 

只见陈亮双手紧紧握住弹簧刀的刀柄,用力往胸膛一送。他感觉胸口一点疼痛也没有。原来弹簧刀的刀身居然缩了回去,他感觉非常的惊讶。他抬头问道:“田兵,你今天百般要挟,为何不给我一把好一点的刀,让我来个疼快的。”

 

田兵仰头苦笑道:“天意如此,我计划如此周密,没想到百密一疏,贪图便宜,买的弹簧刀居然是伪劣产品。”哇的一声,口吐白沫“今天的事就此作罢,没时间了,你们快过来,我快不行了”。

 

陈亮和警察急速的移动到田兵那个位置。

 

田兵依然站在平台上。当陈亮刚靠近田兵时就闻到一大股刺鼻的气味,紧接着跃上平台搀扶着田兵。

 

这时田兵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钥匙,缓缓说道:“给,这是打开电源开关门的钥匙,电源的位置在我身后的平台上”。

 

陈亮接过钥匙,将钥匙递给一个警察。这个警察走到田兵的身后,打开门,切断了电源。

 

“你们放心吧,这里是总电源,切断后,水里不会再通电了。”田兵又吐了一口白沫“陈法官,你是好样的,我的女儿以后就交由你照看了。能屈能伸,男子汉大丈夫,我希望她不要学我。”

 

“恩恩,我答应你,等你女儿的母亲回来”陈亮低沉的道。

 

“不,我那婆娘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她抚养我的女儿,肯定误了我女儿一辈子”田兵昏厥过去,口中的白沫不停地往外流淌。

 

“赶紧送医院。”一个警察道。

 

警察把陈亮的女儿,田兵的女儿和田兵的父亲解绑后,紧接着将田兵送往医院。

 

在驱车赶往医院的途中,一个警察将一封信递给陈亮,他一看信封上书写着自己的名字,随即问道:“这是信是哪里来的?”

 

“田兵把钥匙给你,你再把钥匙给我,我打开电源开关的门的时候发现的”那个警察道。

 

陈亮拆开信仔细阅读一番,原来那把弹簧刀根本就不是什么伪劣产品,而是田兵在弹簧刀上做了手脚。而书信的落款时间是半年前。陈亮看着书信的墨迹,不像是最近书写的,应该和落款时间差不多。陈亮把书信给警察看了,警察们一一传阅一番。对陈亮今天的所作所为,心底暗自佩服。

 

田兵被送往医院后,过了半小时后,参与抢救的医生,从急诊室里出来,摇头叹息道:“中毒太深,已经停止呼吸。”。

 

 

 

下面是田兵写给陈亮的信。

 

您好:

 

尊敬的陈法官,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非常高兴,您有机会看到此信。但在这个时候我与我的女儿已经阴阳相隔了,我是那么地痛心。

 

虽然,您在我们县里口碑一直都很好,老百姓称赞您,但我一直不敢相信,您会选择第二种选择。我内心深处,也希望你选择第二种选择。

 

三年前,我染上了吸毒,去年我悄悄的去做了检查,我得了艾滋病。接着我又赌博,把家里的钱全输光了,还欠了很多外债。后来我妻子和我离婚,接着半年前我父亲出了交通事故。这些种种,让我几乎绝望了。可是后来,我每次听见我女儿问我,爸爸,妈妈去哪里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您知道吗?您选择自杀的时候,我心里是那么的高兴,那矿泉水瓶子里装满了毒药,足有一斤,当时喝下去的时候,我觉得是那么的甜。因为,您有机会看到这封信,说明我女儿有希望了。

 

说句心里话,隐藏在水里的电线是真的,接通的是220V交流电。我买了一把弹簧刀,反复改造后,稍微用力顶着刀尖,便会缩回去。我对着我的胸口刺了很多次,没问题,可以放心使用。

 

我女儿就拜托您了,她需要一个温暖的家,需要一个像你这样一个顶天立地,慈爱的父亲。

 

 

 

田兵绝笔    

 

二〇一×年×月×日 

 

 

 

(作者单位:云南省盐津县人民法院)

 

  • 下一篇: 七律二首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9 WWW.GY.YN.GOV. CN 云南法院网
地址:昆明市日新中路393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邮编:650228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