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云南法官文艺创作大赛
我若盛开 蝴蝶自来
  •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吴晓琼
  • 发布时间:2017-09-21

一万个人心理有一万个哈姆雷特,每一个哈姆雷特心理又有不同的奥菲利亚,今天我想和大家说的是我自己进市法院十年的感悟。2005年底,想着当年香港TVB热播剧《老婆大人》中高官的形象和电视剧中频频出现的忒弥斯(Themis)女神像,我幸运的通过全省统考进入了楚雄市人民法院。那时的我,头脑中法官的形象就是忒弥斯女神像:双眼紧蒙,代表不受干扰和高贵的逻辑理性;手握天平,代表绝对公平绝不偏袒;手握利剑,代表践行正义绝不姑息。

法院的同仁可以想见当年对法官这种高大上形象的想象,在到法院实际工作后会有怎样一种落差,每天面对吵吵嚷嚷、互不相让的当事人,还随时被当事人误解、谩骂、甚至威胁。刚参加工作的我,随时被当事人骂蒙,根本不知如何回应。法官的工作常态、身份地位、工资收入,说起来都是一个痛!外人眼里我们的工作就是穿着威严的法袍端坐审判台,轻轻敲下法槌,而实际的工作状态只有我们自己明白,一天四个庭,一年有半年时间需要加班,“白加黑”、“五加二”那是一种工作常态。一年到头,百多个案子压在心里,今天一个当事人闹访,明天一个领导谈话;一天至尾,办公室电话响个不停,前一句法官你好,后一句你混蛋;日升到日落,上午一个合同诈骗,下午一个故意伤害;日落到月明,前半时间汇报案件,后半时间“趁他正晚饭”堵门送达;就连晚上做梦,右手边公诉人,左手边辩护人,中间还站着一个眼神忧怨的被告人。再看我们的身份地位,法官虽然称谓中含有一个“官”字,但我们是官嘛,我们自己知道,因我们参照公务员职级管理,在基层法院大多数法官只是一个科员,奋斗到退休,处级已是难以企及的高峰,社会上对我们身份地位的看法呢,“司法民工”这个词各位听过吧,被一当事人指着鼻子尖骂“你的工资还要靠老子上税养着”,遇到过吧,各位!最后看我们的工资,国外的法官是社会的精英阶层,深居简出、衣食无忧,中国的法官却收入微薄。我们天天帮别人算赔偿,2014年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中,2013年国有经济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48997元,平均下来每月4083元,我的工资迄今拿到手的每月不足3000元。最糟心的是,天天和我们打交道的律师,他们一个案子的代理费少则我们一月的工资,多则我们不敢想像。

面对这样一个现状,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想过当年大学毕业,费九牛二虎之力公务员考试进入法院,又千辛万苦通过司法考试,究竟为了什么?每个人内心的成长各有不同,别人在经历了十年的法院生活后怎么想我不知道,我自己再过几年会有什么想法我也不知道。但现在,对于法官工作我是当成一份事业来做,经过了初入法院时的意气风发,也经历了工作多年后的人困马乏,在与工作的磨合中,在与当事人的接触中,我也体验到了法官工作带给我的快乐和满足,感受到了自己的成长,心态的日趋平和。

“我若盛开,蝴蝶自来”,这就是我当下的心态。这来自于2012年我经办的一件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当时我刚刚开始独立办案半年左右,一开庭家属把原告用轮椅抬入原告席,那是一个年仅28岁的小伙,自己在紫溪集镇上开了一家卖化肥、农药的小店,在帮二被告送化肥途中发生三轮电瓶车侧翻事故受伤导致高位截瘫,在医院花费了五万多元后,还是变成了一级伤残,需终身完全护理依赖,每年还要支付高额的后续治疗费。两个被告都是农村五十多岁的妇女,根本没想过买几袋化肥会让她们惹上百万赔偿的官司,庭审中只字不提愿意赔偿。原告母亲和二被告岁数相仿,应该是农村里那种有点泼辣的人,庭审还没结束,二被告态度一表明,立马睡在法庭上,拿出哭丧的架势,又哭又闹。不知道大家是否见识过农村哭丧,边哭边说,还是说唱形式。你说什么根本没用,怎么都劝止不住。休庭后,考虑了这个案子的特殊性,我到原、被告所在村子走访调查了双方家庭经济情况,觉得严格走法律程序这个案子根本解决不了,当时政府正在大力提倡社会管理模式创新,我就想这个案子能不能从这个角度来考虑,因为之前也没遇过,只能试着一步步朝前走,我先找领导汇报了我的思路和想法,得到了领导的大力支持,帮我联系了市政法委,经过市政法委的协调,找到紫溪镇政府,又找市卫生局,几家单位协调下来,紫溪镇政府通过民政救助帮原告可以挂上的补助、救助都给了他们家,市卫生局为原告开了绿灯,将他五万多不符合新农合政策的医疗费按新农合政策予以了报销,并将后续治疗费纳入新农合报销范围。原、被告双方在看到我做这些工作后,态度也有了极大转变,通过多次接触恳谈,最终双方达成协议,二被告将新农合未报销的两万六千多元医疗费赔偿给了原告家,原告放弃了其他的诉请。这件案子我感触太多,一开始我也没想到会有这种结果,后来原告母亲和我道歉时我觉得自己做那么多都是值得的,不仅为当事人争取了利益,解决了案子,还赢得了他们的理解与尊重。年底时,市委政法委将这件案子评为了“优秀政法专案”,这更是一个意外的嘉奖。你看,这不是“我若盛开,蝴蝶自来”嘛,只要我们做好自己该做的,该得到的自然会得到。

这句话我后来从另外一个法官身上看到了更完美的诠释,这个法官大家都认识,邹碧华。他的事迹,为我照亮了前方,坚定了这些年模糊中我所坚守的信念。在我们潜意识中,悼念邹碧华又何尝不是在悼念我们自己?我们不正是在痛惜那些已经死去的和正在死去的法律人的职业精神和职业品格么?在中国从事法律职业,诚如邹碧华所说,很多时候要“背着黑锅前行”。如果具备邹碧华那样的精神和品格,这黑锅便会成为压力和动力,成为我们“必须经历的修行”。否则,这黑锅便会成为我们心理上的阴影,成为我们前行的负担,甚至成为法律人之间相互倾轧的一件利器。

从邹碧华身上,我看到一个人,你真的坚持用心去做事做人,就一定会得到外界和周围人的认可和佩服;一位法官,其实是可以因其职业精神和学养,而非职务和级别,去赢得尊荣的。法院,之所以还让人留恋,不是级别、不是待遇、不是职称,而是周围的那些让我喜欢、令我钦佩、信念坚定、满含情怀的人,有了这些人,让我觉得这个国家还有希望,这个体制还有进步的可能,让我觉得理想仍应坚持,中国的法治是有望的。 

在这样一个和平却混杂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充满太多不确定与未知的改革风暴中,我们太需要坚持的理由,太需要榜样的力量。默默中告诉自己无论外部如何土壤贫瘠,无论内部如何良莠不齐,我们这个队伍中总还是有这么卓越的人还在追求着法治的理想,还在坚持着法官的荣誉,还在专研着法律的问题。邹碧华的精神就在于他安慰着同样愿意坚守的人,让我们找到了认同感和存在感,同时激励着我们继续前行!坚守司法事业,尽好我们这一代法官的责任,不忘初心,决不妥协。

 

(作者单位:云南省楚雄市人民法院)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9 WWW.GY.YN.GOV. CN 云南法院网
地址:昆明市日新中路393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邮编:650228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