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嵩明杯·见微知著”——微信中的法治、法院和法官主题微信征集活动
你若盛开,花香自来
  •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肖建宏 丁秀梅
  • 发布时间:2017-09-21

云南省元谋县人民法院黄瓜园中心人民法庭位于元谋县北部,东与武定县接壤,西与永仁县为邻,北与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相望。法庭始建于1989年,辖黄瓜园、江边、姜驿、新华等5个乡镇36个村民委员会,辖区集坝区、半山区、贫困山区、民族地区、文化落后为一体。在这个人口将近10万人的辖区内,法庭干警的足迹遍布了辖区村村寨寨。  

近年来,现有4名法官(1名长期抽调下乡工作,2名懂少数民族语言)的黄瓜园法庭,在年轻、活泼而富有朝气的女庭长李德萍的带领下,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特别是在调解方面走出了一条富有成效之路。  

 

走村串户的“货郎”

把方便给了群众,让司法在暖阳中如花般绽放美丽。  

说起黄瓜园中心法庭的“大名”也很有趣,法庭所在地黄瓜园镇在元谋县是个发展蓬勃的小城镇,也是物茂土林、班果土林、金沙江红色旅游景区的必经要道,这里又盛产黄瓜,于是法庭也就有了这个接地气的名字,但其实最让法庭接地气的还是法官。  

“人民法庭是基层法院密切联系群众的窗口和纽带,处于化解社会矛盾的最前沿,也是服务地方建设的排头兵,我们的法律服务要去到群众最需要的地方”。这是庭长李德萍所说法庭的服务方式。  

法庭辖区内的五个乡镇世居着汉、彝、僳僳、回、苗、傣等十多个民族,大部分群众在山区、半山区居住,尽管民风淳朴,人与人之间仍然避免不了纠纷。由于法律意识不强又有“争一口气”、“出一口恶气”的想法,一些有亲戚关系甚至血缘关系的人往往闹上法庭,打起了官司。为了及时处理这些纠纷,法官主动上门服务,积极推行司法便民措施,上门立案、现场调解、巡回审理,将法庭搬到乡镇、村组和案发地,把调解工作做到山区农村、农家小院、田间地角、山头沟渠,还成立了“假日法庭”,最大限度减少当事人的诉讼成本。法庭的干警有一个特点,记不得今天是星期几,只记着是几号,因为周末法庭干警也正常上班,只能轮流休息。每年,法庭的巡回审判率都在60%以上,法庭干警开玩笑的时候经常说自己成了走村串户的“货郎”,不同的是,他们给老百姓带去的是法律和道理、包容和释怀。  

安微桐城县“六尺巷”的故事家喻户晓,黄瓜园中心法庭的法官们就联合人民调解员成功调解了一起为了巷道通行而引发的相邻纠纷案件,书写了现代版的“六尺巷”。  

刘某记得非常清楚,她到法庭向法官咨询那天是 320日 ,也就是在那天,法官上门调解,她和杨某之间的纠纷得到了解决,两家人又恢复了往日的和气。  

 

刘某与杨某家相邻而居,多年来共用一条通道,关系一直很和睦,但就在去年刘某家翻盖老屋的时候却有了矛盾。由于刘某家拆除老屋的措施不当,造成杨某家的房屋受损,杨某不准刘某家继续施工,双方之间起了纠纷,建房盖屋可不是小事,怎么能耽搁呢?于是刘某马上想到了法院,“对!到法院问问,让法官来处理!”听了刘某的来意后,法官并没有马上立案,而是和她聊起了家常,并联系了刘某家所在地的人民调解员,当即就赶到现场实地勘验。看到刘某“请来”了法官,杨某的心里更加不受用,明明是她家施工导致我家房屋受损,居然还要恶人先告状!于是说起话来自然也就没有好气,但让他意外的是,法官并没有“帮着”杨某说话,在认真丈量了通道后,反倒先问他房屋受损后影不影响居住,还用相机“咔嚓”一声照下了“挂彩”的房屋,又照下了刘某家的施工现场。勘验完了现场,见双方的情绪平和下来,法官和人民陪审员才开腔劝说,还讲解了历史上“六尺巷”的故事,听完故事后,想想多年来两家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刘某和杨某都为自己的“计较”脸红,于是都同意各自退让 1米 ,让共用通道更宽,刘某也愿意在杨某不干涉自家建房的基础上赔偿杨某房屋损失费3.6万元。  

真心书写“和谐”乡里

法庭虽小五脏俱全,从当事人走进法庭的那刻开始,立案、送达、审理、执行工作就伴随着法庭干警。近几年来,随着案件数量、新类型案件、疑难复杂案件不断增加,干警身上的担子显得更重,为了加快案件的流转速度、有效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纠纷,法庭在调处邻里、家庭纠纷案件中做足了文章,保持了80%以上的高调解率。  

“对于茫然无助的当事人,我们基层法庭的法官能够做的就是细心倾听他的唠唠叨叨,在唠唠叨叨中理解他的心意,在唠唠叨叨中适时做善意的劝导,并在法理上给他们做好解释工作。”这是李德萍庭长总结的用心办案的“经验”。  

法庭受理的案件大都是土地承包、邻里关系、婚姻家庭纠纷等一些涉及民生的诉讼案件,为了调解,法官们可没少费事,诉讼调解、人民调解、行政调解三调联动,三管齐下。对于起诉案件,先进行诉前调解,通过诉讼引导,为当事人提供理性疏导、教育规劝、风险提示等法律服务,引导当事人理性行使诉权;对于在庭前无法解决的纠纷,坚持在庭中、庭后有针对性地加强教育引导,强化诉讼调解,促使当事人和解息诉。在调解中,法官耐着性子倾听,赢得当事人的信任,找准双方的矛盾根源所在后适时提出调解意见,同时还借助外力,让代理人、知情人、当事人亲属和基层组织都参与到调解工作中,极大地提高了调解结案率。  

说起调解,法庭办理的案件最具有代表性,2015年收案237件,调解率85.5%201614月收案116件,调解率88.3%,其中,审结的31件离婚案件除1件被告下落不明判决外,其余30件全部调解。  

婚姻在每个人的人生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一段不适合甚至不幸的婚姻对当事双方来说都是一种伤害。20144月,小杨和小白经人介绍认识,相处时间并不长就开始谈婚论婚,并于同年8月按照当地农村风俗举行了婚礼,男方小白向女方家里支付了38000元钱作为彩礼迎娶女方,女方嫁到男方家生活,20151月才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本是莫大的喜事一桩,婚后不长的时间内,女方也自然怀孕,可谓喜上加喜,但这种喜悦并没有冲淡两人之间由于相识时间太短而在婚后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小杨和小白相识不到半年就匆匆走入了婚姻的殿堂,用相处来代替相识,但婚后的生活不能仅仅依靠爱情的甜蜜,而是伴随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现实,两人在婚后相处的过程中因为生活习惯、性格脾气、人生阅历的不同产生了矛盾,一气之下,有孕在身的小杨返回娘家生活不肯再回婆家。妊娠期的女方在身心方面遭受了巨大痛苦,加上没有得到很好照料、接受系统完整的孕检,20156月不幸早产后胎儿死亡,小某也因此次流产差点丧命,经医生抢救切除子宫后性命才得以保存。小杨心灰意冷,提出了离婚,但小白觉得为了迎娶小杨过门自己支付的彩礼太高,结婚不到一年就离婚,孩子也没能保住,因此不同意协议离婚,于是小杨起诉到了法院。  

 

庭审中,双方都诉说着婚后对方的不是,至于最初相识给彼此留下的好印象以及两人结合要共度一生的美好愿望已经被抛到了脑后,一想到自己差点因产子丧命并从此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小杨声泪俱下,伤心不已。在她看来,小白并没有拿出一个丈夫应有的态度,对自己的遭遇也不以为然,婚姻已然走到了尽头,小白内心对两人继续共同生活其实也不再抱有希望。在该案的承办法官的耐心讲解与开导之后,小白自愿选择与小杨和平分手,彩礼也不再坚持要求返还。至此,一桩以美好开始的姻缘也算画上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句点。  

每年,都会有一些因盲目和感性走进婚姻殿堂,最终不欢而散的夫妻来到法庭,有的在法官的劝解下重新开始共同生活,有的则不再回头分道扬镳。  

200011月,原杞某与闻某经人介绍认识,当年 1217日 两人就到民政局登记结婚,成为合法夫妻。到2007年年底,夫妻俩已经生育了两个儿子,家庭生活原本也算和美,但随着丈夫闻某外出务工,一切都发生了改变。2013年,闻某外出务工,夫妻分隔两地,由于外人的传言双方产生猜忌,经常发生吵打,导致夫妻感情完全破裂,原本好好的家庭生活被搅得一团糟,杞某忍无可忍于 2016229日 起诉到了法庭,请求解除与被告闻某的婚姻关系,长子由闻某抚养,原告杞某抚养小儿子,互不支付抚养费,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两间砖房、两头猪、两辆摩托车平均分割。在法庭的调解下,闻某同意离婚,同时独自抚养两个儿子,不需要杞某支付抚养费,杞某要了一辆摩托车,双方平和的结束了15年的婚姻生活。  

自然的色彩里,奇异与美丽诸多,而现实生活中,能让那宁静淡远的禅韵,悠扬过软软的心房,用心为民司法,这比任何一种人为形式的表演都更加容易让人感动,如无声无息开放的一朵花一般,把最美的声音留在心里,随着光阴旖旎。  

真情挽回迷失亲情

小刘是黄瓜园中心法庭的年轻法官,说起办理的案件,包括赡养案件在内的家庭纠纷最让她闹心。  

100块钱能干什么?即便是在馒头一块钱一个、小碗米线7块钱一碗的小县城,很多人都不会刻意在乎一百块钱的消费,但八十多岁的老人却为了每个月不到100块钱的赡养费,无奈之下将儿女告上法庭。  

女儿不向八十的老母支付赡养费不说还擅自取走了老母亲1700块钱的低保金,看到起诉状的时候,小刘法官的心里已经很不是滋味,为了要回低保金并向女儿讨要300块钱赡养费,老人来到了法庭。开庭那天,女儿坚持一年只支付600块钱,“600块钱,每个月只有50元够养什么?”小刘法官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一个五味瓶,有着良好法律素养的她久久平静不下来,但仍然耐着性子劝说老人的女儿,希望她能够想想母亲养育自己的不易,承担起赡养义务,但她的苦口婆心并没有让对方的心肠软下来。  

在女儿的讨价还价之下,老人已经答应不要女儿返还擅自取走的低保金,但要求女儿每年支付1000块,这400块钱的差距让人觉得无比心酸,辛苦养育了子女,到头来却老无所依。最终老人放弃要求女儿返还低保金,但要求法院对赡养费依法判决。  

就案情和标的来说,这样的案子真的很简单,闭着眼睛都能判,但从情理上来说,这样的案子确实也很难处理,冷静想想谁不曾为人子女,谁又不会为人父母?一纸判决能够结束法官这场心灵的苦难,但到底能不能解决老人的赡养?能不能解开子女的心结?在小刘法官的不懈努力下,老人的女儿最终还是重新拾起了母女情义。  

夫妻双方在一起生活,慢慢的,彼此融入了相互的家庭,对方就成为了自己依赖的亲人,提出离婚无疑是要将这份亲情打断。一起离婚案件的女方有一定的智力障碍生活自理都难,男方入赘到女方家,游手好闲,年前打了一次老人,老人又伤心、又气愤,要求女儿女婿离婚,于是女方将诉状递到了法庭。两人的婚姻维系了多年,也有了子女,子女尚且年幼,父母老迈,一个女婿半个儿,男方虽然游手好闲,但家庭的重担始终还是要落到他身上,如果真的离婚了,女方和一家老小怎么办?小刘法官先找老人谈了话,老人絮絮叨叨的说,男方入赘后不像其他年轻人一样脚勤手快挣家业、讨生活,而是游手好闲,对养育子女也不上心,更可气的是还动手打人,说白了就是看老两口老了,女儿又有智障,看他们“家里无人”,这次一定要让他知道,一家老小也不是任人欺负的。看来,老人主要就是为了教育一下女婿,也不是真的希望女儿离婚。那么男方呢?他对这个家是不是真的没有一点感情?女方是不是也要铁了心的离婚?毕竟从小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于离婚男方也有所顾忌,女方则是出于对父母情绪上的考虑,也是一时气愤。找准了突破口,小刘法官分开对女方开导对男方教育,又做老人的思想工作,希望他们多为女儿和孙子考虑,好说歹说老人终于同意再给女婿一个机会,男方也作了自我反省,决定承担起一家之主的责任。

和小刘法官一样,法庭的所有人都把尽力挽回迷失的亲情作为办案的追求和目标,一份份濒临破碎的亲情得以修复,重拾温暖。  

岁月的山峦积淀着沧桑,生命的泉水涤荡着澄澈。拈一朵微笑,悠然入世,让一些执意,用芬芳的姿态于风中优雅而蹁跹。从法庭建立之初到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当事人来了又走,一拨又一拨,数不清的“硝烟”在这里消散,一摞又一摞的卷宗被尘封在了档案室,法庭的干警也换了又换。一步步走过,办案经历让法庭干警也曾有云淡风轻,也曾有风雨淋漓,也曾有悲喜参半的交织。将每一次办案的过程都一一叠起,附上只言片字的心灵小语,用微笑封缄,于心之角落,都是生命无与伦比的馈赠,如岁月的醇酒,芳香四溢。  

你若盛开,花香自来!他们用心做事,用情办案,自然收获了群众的赞许和肯定!  

(后记)调解是一门学问,三分靠责任,七分靠技巧,这要求法官不仅要怀着一颗真诚的心去帮助当事人切实解决纠纷,还需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形,采用不同的调解技巧,要有耐心去倾听,要学好用好调解语言。黄瓜园中心法庭的干警聚真善美于一身,握情理法于一世,化干戈为玉帛,最大限度地化解矛盾,让每一起案件当事人都能以最小的成本实现双赢,做到案结事了,取得很好的社会效果,他们用智慧与真情使真善美和情理法相互交融,同辉相映,酿就了最美的调解艺术。  

  (作者单位:云南省宾川县人民法院)  

 作者简介:  

(肖建宏,男, 19947月毕业于云南政法高等专科学校,分配到宾川县人民法院工作,先后在刑事审判庭、经济庭和州城法庭工作,200510月任院党组成员、纪检组长至今。  

丁秀梅,女, 20087月毕业于云南财经大学传媒学院,201110月考入宾川县人民法院从事新闻宣传工作至今。)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9 WWW.GY.YN.GOV. CN 云南法院网
地址:昆明市日新中路393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邮编:650228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