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茶城杯.17筑梦——我与司改的小故事
【茶城杯】让我欢喜让我忧
  • 来源:
  • 作者:邵艳
  • 发布时间:2017-12-04

 

“毕竟我是学法律的,所以还是想从事法律工作。”

前几天,见到我们单位新录用的法官助理,副院长问小伙子之前在哪干工作,小伙子回答“农合行”,“你在农合行工资多少?”“每个月六千多。”“工资不低,为什么还要考法院呢?”小伙子回答正是本文开头的一句话。这句话,也是当初我进法院工作时的信念。屈指一数,大学毕业已九个年头,到法院工作也六个年头了。我扪心自问,当初的信念,今何在?

2011年11月,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踏入了梦寐以求的,神圣、庄严、肃穆的法院。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穿上法官制服的那种自豪感。然而,一进法院,我无缘法庭,无缘整个庭审过程,无缘跟随审判法官学习案件审理,我被安排在立案庭工作。每次看到其他同龄人在审判席上正襟危坐,主持整个庭审,我整个人开始有点失落了。虽然立案审查也是一项法律工作,但我还是一心向往审判工作。在立案庭坚守了两年多,原以为能到业务部门工作,没想到遇到了借调。因工作需要,我被借调其他单位,又是两年时间,完全远离法院工作,我感到十分沮丧,至今已不记得有过多少次的痛哭和默默流泪。即便如此,我的内心依然向往审判工作。

2016年1月,这一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早。我终于回到了法院,而且被安排到了民事审判第二庭。到民二庭工作的第一天,庭长安排我接手张法官手里承办的案件。突然让我审理案件,我有点不知所措,又有点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加班、失眠、噩梦开始时不时侵扰我,但是看着办案系统内自己办结的案件,看着上诉回来的二审判决“维持原判”的字样,内心却无比喜悦。

2016年,我终于挤进了审判队伍,同时也迎来了司法改革。我亲身经历着这场司改,它让我欢喜,让我忧。

刚刚审案半年有余,我迎来了法官员额考试,需要从一百名法院正式干警中选拔39名德才兼备、经验丰富、成绩突出、清正廉洁的员额法官,经过报名、考核、考试、表决、确定等程序,最终,我落选了。我梦想能成为员额法官,继续自己的审判事业,但是几个月的审判经验,哪能胜任员额法官的工作。我被淘汰了,但心悦诚服。然而,之后的抉择让我陷入了两难。我以为我会义无反顾地选择做法官助理,没想到,临阵一脚,我退缩了,我竟然作了逃兵,逃到了行政部门。

难道自己再也不想穿上那一身法袍,再也不想亲自敲响法槌,抑或害怕巨大的工作量,或者是抵制不住行政职级的诱惑。今天,我坐在监察科科长的位置上不断反思自己当初的抉择。不,不是!我所畏惧的是将来,将来我要成为一名母亲,在审判事业和孩子面前,我毅然选择了后者。2014年,我亲眼目睹曾经在检察院公诉科工作的闺蜜因为工作量大而导致流产,我陪她在产房等待医生做手术,看她躺在病床上懊悔地流泪,那一幕幕的场景时刻在我眼前回放。我决定暂时离开审判部门,我害怕自己不能全身心投入到审判事业中,我担心自己成为司法改革路上的绊脚石

离开审判岗位九个月了,看着曾经一起奋战在一线的战友们,他们每天忙着开庭、写判决、周末加班,我羡慕过;看着他们系统内几十件、甚至上百件的未结案件,我焦虑过……但是对于司改,我自始至终充满信心。改革哪能不经历阵痛就成功分娩的?事实已经证明,经过阵痛期的司改必然迎来法治的春天。已经入额的法官,如果不能适应司法改革的节奏,跟不上改革的步伐,仍将遭遇淘汰。

于我而言,感觉离审判工作愈来愈远了,貌似成了司改的旁观者。同事问我,你还想不想考主审法官了?我……等我家小宝出生以后,我就想去业务部门,当一名法官助理,一有机会就报名参加员额法官考试。

“等”有多少机会是在等待中错过,更何况这少之又少的法官员额数。

 (作者单位: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姜光鑫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9 WWW.GY.YN.GOV. CN 云南法院网
地址:昆明市日新中路393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邮编:650228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