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茶城杯.17筑梦——我与司改的小故事
【茶城杯】每个渺小的个体都在追逐中成长
  • 来源:
  • 作者:聂薇
  • 发布时间:2017-12-04

20157月,一起工作的小伙伴们都被离别的愁绪笼罩。四年前一起考入会泽法院一起被分配到派出法庭的一个同事向党组递交了辞职报告。参加工作的四年来,我们一起学习、共同成长,是同事,更是闺蜜在她的提议下,我们拍了一组特别的照片,大家穿上制服,在法院的台阶、图书室、审判席留影,我知道这是她对这身即将脱下的制服作最后的道别,也是对我们在尚好的年华里相聚于会泽法院这一美好际遇的纪念。

最终,我们像小花,各自散落天涯,曾经并肩往前的伙伴,在举杯祝福后都走散……走或不走都是人生个体选择,离开者有离开者的理由,坚守者有坚守者的信条,她走是为了追求自由的舞台和南方的暖阳,我留也期盼能在法院迎来属于我的春天。也是在那年七月底,我等来了县人大常委会的审判员任命书。

一年后,我们迎来了新一轮司法改革热潮:省以下法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法官员额制、司法人员分类管理、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这其中,我最关注的就是法官员额制我拿出了准备公务员考试时的劲头积极备考,翻开当年备战司法考试的一摞摞复习资料,觉得它们如此亲切,奋斗的激情充斥着每一个细胞,我希望能够把握这一次遴选机会,名正言顺地从事内心执着的审判事业。

然而,当公布遴选结果时,看着考核分数和考试分数的巨大反差,内心开始泛酸,涌出了不甘的情绪,我一度失望、消沉、迷惘,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留下来的意义。当晚,我和分布于不同地州的同行业同学、“隔壁公司”的小伙伴们发着微信,一群天涯沦落人围绕着 “员外”这一主题吐槽、安慰、勉励……

回顾参加法院工作的这六年,漫长却又瞬逝。被分配到迤车法庭工作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凭借着对审判事业的挚爱、对公平正义的向往、对职业信念的坚守,在法庭工作期间我积极向前辈学习办案流程,和同事们摸索办案技巧,踏踏实实从一点一滴做起,在那个梦想开始起航的地方愉快地度过了三年美好时光。

2015年,我被调到院办公室从事文件收发管理、会务服务等工作,在埋头处理杂务的两年多来,我了解了法院行政事务的运作程序,学会了与各部门之间进行良好有效的沟通,在思维方式、待人接物上面都有了深刻的影响。这些经历和知识,都是年轻法官走上审判岗位之前的宝贵财富。

正当我们的青春即将消逝、热血尚存余温之际,那青春无悔、勇做天平舞者的追求却在司改大潮席卷下,遭受到了迎头痛击在入额遴选工作结束后,我院开始了法官与助理双向选择工作考虑到没有刑事案件办理经验,我申请到刑庭做助理,庆幸的是刑庭也向我伸出了橄榄枝到刑庭工作后,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刑事案件办理在程序上、用语上和逻辑上都更为规范和严谨,我再次感受到了学习的乐趣,安然在这个岗位上重新来过,未入额时产生的那些迷茫与困顿的情绪,也在忙碌的生活和时间的流逝中渐渐淡化。

今年五月,我和同事参加了一次户外拓展训练主办方策划了两条路线,一条是登乌蒙山系主峰牯牛寨,那是曲靖境内海拔最高的山,登上主峰百里之外尽收眼底;另一条是步行9公里到万亩杜鹃自然保护区。同事们全部选择了挑战牯牛寨,我则由于对自身体能不自信独自选择了去杜鹃自然保护区。经过了9.2公里爬坡下坎的山路跋涉,我看到了杜鹃花海,不过那和我想象中的并不一样,在我之前的想象中,万亩杜鹃触手可及,鲜艳明媚,我们可以在其中畅游奔跑。实际上,我们确实也看到了灿烂夺目大片的花海,只是,它们离观赏的人群较远。我能因此否认它的美吗?不能,我仍然发自内心的欣赏着、赞美着……

那天,我收获了另一种景致巧遇了高中同学、结识了一群优秀可爱的人、还燃烧了218千卡的热量。那一刻我意识到,或许,生活和速度无关,和终点无关,和路程上的风景、和陪你的人、和走路的心情息息相关。虽然这条路没能“短平快”的送你达到目的地,但是你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风景,一路上认识了一辈子可能会擦肩而过的人,闻到了那些可能永远不会经历的鸟语花香。

也就是在盘点当天收获的时候,关于在入员额遴选中的挫败也全部释然:未入额,我可以在法官助理的岗位上更纯粹地去探索法律的精深、体会工作的乐趣,更重要的是在主审法官的指引下提升办案能力和业务水平。法官助理是补充法官员额的重要来源,在这样的积淀之下,为将来晋级法官打下坚实的基础,经历了法官助理的 “蹉跎”,日后成为法官便可水到渠成。这正是我们年轻人提高能力、发挥作用的有序通道,没有哪条路的白走的。

作为法院年轻干警,我很喜欢听前辈们讲“老法院”那些过去的事情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他们下乡送达只能步行,有时候一走就是几天,甚至需要在途中借宿村民家中,后来,逐步有了老式自行车、“偏三轮”、老吉普车,等等。正如白岩松所说:“没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没有一个人的明天是理所当然的。”他们装备简陋、环境艰苦,但也要将司法赋予的责任履行到位,他们一心委身于偏远山区,普法释法、融入群众,将青春和汗水都献给案件。我之所以爱听,是因为我们新生代的法院年轻人没有体会过那段艰难岁月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发展,我们初入职场便是舒适的办公环境和强劲的办公物质保障。岁月漫漫、年华悠悠,对于那段历史,我们需要铭记,应当致敬。

我自问,自己积攒了多少办案经验?真的做好充分的准备去承担“案件质量终身负责”的重担了吗?凭心而论,参加工作近6年,办案3年多,虽然积累了一定能力,但碰到案情复杂、无从下判的情况时,抓耳挠腮后还是求教于办案经验丰富的指导老师,这时,老法官们总是能抽丝剥茧、拨云见日。相较之下,办法青涩、思维片面、能力稍逊的年轻人们暂时无法进入法官员额中,也是对我们的一种激励和保护。法官入额本身就是动态的,更是一个薪火相传的过程,这一机制有进有出,还有补额,作为年轻人,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更需要沉淀和修炼,在这追逐的过程中必然会有收获。

任何改革都会实现人员分流,成长也是改革的另一个意义。与其纠结,不如静心,不要困顿于一时的得失成败,花心思在法院里成长,以法官助理的身份不断积累锻炼,经历了案件淬炼和压力锻造,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法官。

现在接待当事人的过程中还会有人称呼自己为“法官”,如今的我不会再去纠正和解释,也不会再去计较与自嘲,只会更加笃定地前行。拿着卷宗,心里想起那句:“尚未配妥剑,转眼便江湖,愿历尽千帆,归来仍少年。”

作者单位:云南省会泽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姜光鑫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9 WWW.GY.YN.GOV. CN 云南法院网
地址:昆明市日新中路393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邮编:650228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