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所在位置:首页 > 专题 > 茶城杯.17筑梦——我与司改的小故事
【茶城杯】永远的法官师傅
  • 来源:
  • 作者:孙德慧
  • 发布时间:2017-10-30

法官入额考试刚结束,网络上就开始流传着不同版本的悟空与师傅的故事。但我遇到的师傅,却和他们的版本截然不同。司法改革确实迫在眉梢,领导也已经做了最后的动员讲话,根据报名条件,我院共有27名审判员符合报名条件,但入额名额且只有15名,想想老法官们丰富的审判经验,看看年轻法官雄厚的理论知识,我深深的叹了口气,哎!竞争真大呀。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也填了报名表。

很快报考名单公示了,我把眼睛睁大了也找不到师傅的名字,再一算还有5个和师傅一样的老法官也不在名单中,我着急了,赶紧拨通师傅的电话,他却轻轻的说,“我们年级大了,平时就给你们辅导辅导,你们这个年纪该是挑大梁的时候了”。听着这话,想起了和师傅一起在田间地头巡回审判的日子,这一晃就已十年光景。

师傅是我刚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时,按照院内传统,我自己选择一位审判员任“师傅”。他不仅传授我审判的技巧,还是我的入党介绍人,是我生活和工作上的导师,如今他就要告别他为之奉献一生的审判台了,我为他感到难过,同时也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师傅虽然退下了审判台,但他从未离开过审判工作,反而在我们的背后给予我们最强大的支持,让我们勇敢踏上审判舞台,与胡搅蛮缠的老赖、缠诉缠访的上访户、抛妻弃子的匹夫斗智斗勇。师傅总是说“案件无大小”,不管是几百元的纠纷,还是几百万元的纠纷,来到法院了,我们都得把它当成大事,不能让当事人在最后一道防线寒了心……

打开法院综合信息门户平台,点开承办人一栏,师傅的名字结结实实占满了显示屏,1页、2页、3页……翻着这一页页的结案表,再看看躺在档案室里的一排排卷宗,每一件都是师傅用汗水和信仰换来的佳作啊!

记得2010719日,我和师傅到距离县城70公里的山寨审理一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刚推的土路,泥水太深,我们的车子进不去,只能在村委会停留,师傅和村主任借来一辆摩托车载着我推推攮攮的才顺利转至山寨。

这只是一起普通案件,因原告家的两头毛驴误食了被告投放在自家农田里的“老鼠药”中毒死亡,被告承认原告所诉的事实,但依据村规民约而拒绝赔偿。围观的群众有二十几人,他们都赞成被告的观点,对师傅的释法说理,大家嗤之以鼻,组长带头起哄:“如果你们法院不尊重我们村民自己制定的村规民约,以后没人敢当组长,也没人敢管事了,只有你们法院派人来当这个组长了。”

我听到这话,心里很气,简直就是一群“刁民”,正要回应他们时,被师傅制止了。师傅说:“你是来解决纠纷的,不是来制造矛盾的”。他掏出烟散于这些群众,自己也点了一根,像位老者样一遍遍和村民讲自己处理的类似案件,给他们找对策、找村规民约的漏洞,气氛总算平静了。、

2010327,原告王某甲诉被告王某乙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纠纷,是我独自承办的第一起案件。我带着书记员要到乡镇巡回,师傅可能有些不放心吧,他说要和我们一起去,也好给我壮壮胆。确实,有师傅坐阵,我心里踏实多了。整个庭审都很顺利,但在调解过程中,任我把法条搬到被告面前,他就是不松口,就是不同意支付。我急了,感觉已无计可施,失望的望向师傅。

看着师傅坦然自若的脸,我稳定了情绪,内心坚信我一定有办法打开这个僵局,师傅这么优秀,他带出的徒弟一定不会差。在分头做工作时,我发现了自己与师傅的差距,我一直认为说话如同吃饭一样是自然而然的事,但在民事调解中,看着第一次见面的当事人,我语塞了,我除了告知法律规定再无他话,更不敢正视当事人的脸。师傅在做调解工作时却总有说不完的话。中院民庭的法官来调研,介绍我的师傅时,他们都说不熟悉。一句玩笑话却说出了事实,“可能他的案件上诉少了吧”!确实,每年的调解能手非师傅莫属,他的案件几乎都是调解结案,哪里轮到去上诉呀!

改革的大道上,充满了荆棘和挑战,我们的师傅们虽然走下了审判台,但他们对审判工作的热爱从未退却,而是用更深远的目光审视我们未来审判队伍的长远发展,他们肩上的重任也并不比我们轻。如今我已顺利成为一名入额法官,我也将有自己的徒弟,我将会把师傅们“传帮带”的精神发扬光大,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官师傅”。

致敬,我永远的法官师傅!

(作者单位:云南省双江县人民法院)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9 WWW.GY.YN.GOV. CN 云南法院网
地址:昆明市日新中路393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邮编:650228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