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
浅谈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
  • 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张世龙
  • 发布时间:2017-09-01

据一本何家弘《证据法学》的介绍,观看了《桃色血案》,正如介绍所言,这是一部相当引人入胜的法庭推理电影,是最经典的法庭片之一。对整个凶杀事件一无所知的观众,在控辩双方激烈的法庭辩论中,一步步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从而对陪审团的决定给予了认可。

一个年轻的陆军中尉在极度愤怒之余,开枪杀死了强奸他年轻美貌而又活泼开放的妻子的酒馆老板,然后去自首了。在关键物证始终未出现之前,究竟是中尉的妻子与酒馆老板通奸被恼羞成怒的丈夫打伤,然后谋杀了酒馆老板;还是酒馆老板打伤了中尉的妻子并强奸了她,然后精神错乱的中尉开枪打死了酒馆老板,成了控辩双方的论点。在幽默睿智而又不失庄重的法官主持下,优秀的地方检察官和初出茅庐的地方小律师展开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法庭控辩,关键物证出现后,中尉最终被宣告无罪。

作为观众,我也关注剧情的进展和结局。但作为法官,看完之余总觉得有些东西值得玩味一番。且不说电影里法律人极高的个人修养及敬业精神,单就贯彻始终的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直接言词原则等审判制度就足以让法律人们好好咀嚼一番,当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要数炉火纯青的交叉询问技巧。

《桃色血案》一开始就是法院受理了案件,中尉连开五枪杀死了酒馆老板是确定无疑的事实。该案于侦查、起诉都不是问题,控方的证据似乎足够确实充分,案件事实也足够清楚明晰。如同电影开头的盗窃案一样,审判似乎只是程式化的走过场就行了,这样的案件还会错吗?可接下来的审判却是一波三折,数次开庭,传唤多名知晓案件事实的证人、专家证人、鉴定人出庭,案情的发展虽然算不上跌宕起伏,可对于法律人也算得上扣人心弦,尤其是判决结果实现大逆转更是让人拍案叫绝。当前,确立以审判为中心司法制度是我国司法体制改革特别是刑事司法审判改革的重要课题,以审判为中心就是以庭审为中心,就是举证、质证、认证都在法庭上一一呈现,就是认定事实以庭审为唯一依据,适用法律在庭审上完成,它就是要革除以侦查为中心的弊端,就是要防止审判流于形式。

我们都知道,不论是侦查权还是检察权,都属于公权力,面对私权利,公权力往往体现出压倒性的优势。毫无疑问,《桃色血案》中贝尔律师对被告人无罪释放起到了极其关键的作用。案件的开始,主诉检察官认为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杀人案,完全将杀人案与中尉妻子是否遭到强奸割裂开来。随着一轮轮的交叉询问,案情似乎有些浮出水面,在主诉检察官的要求下主侦警官将中尉妻子遭到强奸说成遇到了一些麻烦,警察、协助勘察的摄影师并未将侦查的全部证据向法庭提交。电影中的公园管理员兼治安官明明听到了女人的尖叫声,但他根本想不到也不可能把这个作为法庭证据,这是完全在情理之中的事。为竭力自圆其说,主诉检察官怀疑中尉的妻子和酒馆老板的关系是通奸,并以中尉妻子的穿着、品行、所处情境等试图说服陪审团,最后甚至怀疑酒馆老板和其私生女儿的关系。我在这里倒不是说警察、检察官们是故意要制造冤假错案,相反我们应该赞许电影中的警察和检察官们的敬业精神,他们的怀疑倒是让案件的疑云被层层剥开,最终排除了合理的怀疑。我要说的是,从制度设计来说,控辩双方不过是法庭审理中两造,双方各执一词都要自圆其说,为了让自己的观点更具说服力,在证据上有所取舍也在所难免。我国法律虽然规定侦查、起诉必须全面收集、审查被告人有罪、无罪、罪行轻重的一切证据,但正如我上面所说,假如承认选择使用证据难以避免,侦查和起诉有他自身的职业局限这个事实,就必须要相信以审判为中心的审判制度是保证司法天平不偏不倚的有效法宝。

以审判为中心就是要充分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保障律师辩护的实质化,充分保障人权,促进检察机关和侦查机关工作的客观性和合法性,防止公权力滥用,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最终实现司法民主。当我们理性地回顾近年来我国纠正的一些冤假错案时,我们反问,这完全是我们的侦查人员、检察人员有意为之?我想除了少数办案人员立功心切、极少数人徇私枉法有意为之之外,大多数还是庭审流于形式、侦查为中心的流弊所致。

直接言词原则也是《桃色血案》中的一大着力点。直接言词原则也称口证原则,是指法官亲自听取双方当事人、证人及其它诉讼参与人的当庭口头陈述和法庭辩论,从而形成案件事实真实性的内心确认,并据以对案件作出裁判。电影中我们没有看到法官抱着一大摞卷宗开庭的场景,相反我们却看到所有的证据一一在庭审中展现,通过控辩双方的交叉询问,真相拨云现日一般显露出来。直接言词原则是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必然要求,也是革除以侦查为中心的一把利剑。我们昔日的书面审、卷宗审让法官与真相中间产生了一定的隔离带,法官似乎难以做到审判的亲历者,实际上挑战了谁裁判、谁负责。

高超的交叉询问技巧是《桃色血案》的一大亮点。相信看过该电影的人都会记得贯穿始终激烈的交叉询问,真相和谎言都在交叉询问中显露出来,虽有些夸张,但确实很精彩,也正是在于此表现了控辩双方高超的诉讼艺术。一般知晓案件事实的证人在我们的庭审中接受交叉询问并不罕见,不过允许询问的范围和尺度不同罢了,可专家证人、鉴定人、地方治安官、警察接受交叉询问在我们的法庭中则较为罕见,幸好我们的诉讼法修改以后增加了相应内容,也许《桃色血案》为我们的审判提供了必要的参考。相信很多法律人对林肯律师的《上弦月之辩》耳熟能详,所以我们应该确信,谎言永远多余真相,如果法庭失去了诘问和辩论,真相就可能湮没在谎言的海洋里,如此裁判者再公道仁慈的心都难以让公理得以昭彰。

充分发挥了法官的指挥、控制、裁判艺术。《桃色血案》中最出色的角色莫过于贝尔律师,当然法官指挥、控制、裁判艺术亦让人难忘。有条不紊的推进法庭审理,面对旁听群众哄笑的控制,如火如荼辩论中及时裁判,法官的地位得到应有的尊重,也许这也正是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的成功之处,是制度的胜利,也是法律的胜利。我想电影给我们的是反思、是借鉴、是鞭策,更是奋进。说到底,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对法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法官们更当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做一个符合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合格法官。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更是提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确保侦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全面贯彻证据裁判规则,严格依法收集、固定、保存、审查、运用证据,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进一步明确了改革的时间表和具体方案,提出“到2016年年底,推动建立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促进侦查、审查起诉始终围绕审判程序进行”。可以看出,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在国外一些国家的审判中已是现实的实践样态。在我国也并非什么新发明,其实早在1997年刑事诉讼法确立当事人主义时就已建立,经过将近二十年的实践证明它是正确的,特别是念斌投放危险物质案不予核准死刑发回重审的二审庭审就是以庭审为中心的标杆。而当前的刑事审判中还存在“以侦查为中心”和“笔录裁判”,目前的任务不过是要继续推进罢了。

《桃色血案》作为庭审的经典教科书在关于庭审的讨论中被提及不过老生常谈罢了。我发表以上浅见,也仅算是我的学习认识和思考,不怕贻笑大方,只希望抛砖引玉引起同仁们的共鸣,形成合力进一步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为我们的刑事审判事业凝心聚力、添砖加瓦。

(作者单位:云南省会泽县人民法院)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9 WWW.GY.YN.GOV. CN 云南法院网
地址:昆明市日新中路393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邮编:650228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