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所在位置:首页 > 风采 > 风采录
那山 那水 那个深山里的五印人民法庭
  • 来源:
  • 作者:巍山法院 张海军
  • 发布时间:2018-05-04

   五印人民法庭坐落在巍山县五印乡青树营——五印山余脉翠绿的松树林间,距离县城39公里山路,是巍山县距离县城最远、最偏僻、条件最艰苦的人民法庭。管辖五印乡、牛街乡两个山区乡的12个村民委员会235个自然村的一审民商事案件和部分自审自执案件,辖区面积607.5平方公里,全部属于山区2015年末人口约3.77万人,其中少数民族3万余人,占总人口的80.46%,是一个彝、苗、傈僳、白等多个少数民族聚居区。辖区地处大理、保山、临沧三州(市),巍山、漾濞、昌宁、凤庆四县结合部,地理、人文等环境复杂、民族习惯众多。 

五印法庭交通不便,山区道路崎岖。从巍山县城沿着弯弯曲曲的仅39公里的五印公路,开车也须一个半小时,如果乘坐车需要两个半小时左右。在到达五印乡驻地前老远就可以看到法庭的身影,依靠着墙体的颜色掩映在翠绿松树林中,仿若镶嵌在山林,浑然天成,若影若现。五印法庭环境优美,源于躺在崇山峻岭中大山深处,但也带来交通不便。来到五印法庭工作的“外地”年轻人,首先学会的就是晕车——巍山县城到五印的公路虽然几经改扩建,但39公里崎岖蜿蜒的山路要翻山越岭、箐过河,声称从来不会晕车的俊男靓女,大都才走了一半的路程就晕得东倒西歪了。每天进出经过五印乡驻地的班车不过6班,并且大都集中在上午,下午要想坐班车进出的话就得靠运气了,因为班次太少,很可能班车都“客满即走”早早溜趟了 

   五印法庭生活不便,山区所有乡镇都是每六天赶一次集,要买的菜也必须在街天买好,否则就无菜买了,这让我们法庭干警想要吃上新鲜的瓜果蔬菜也成为了“奢望”。好在我们几届法庭干警都来自农村,也都是农民,干惯了农活,再加上五印法庭面积广,生活区与办公区还可以分开,于是乎我们用勤劳的一双双手开垦了一点点菜地,想方设法种上一些时令蔬菜,让我们餐桌上随时可以有新鲜蔬菜,这也让到五印法庭检查指导工作的上级领导“羡慕不已”。2017年12月11日,时任大理州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的陶建军领导到五印法庭检查指导工作时笑称“看着你们这些绿茵茵的豌豆、水嫩嫩的小青菜冬天了还挂在绿藤上的小南瓜就想吃,你们五印法庭的炊事员还帮你们种菜、打扫卫生,在法庭工作真是太幸福”。 

五印法庭“人烟稀少”,“送达难”成了法庭最大的困难。司法体制改革后法庭仅有一名员额法官在2018年3月调到大理市法院工作去了,经常驻守在法庭的干警只有一名法官助理、一名聘用制的司法警察和一名劳务派遣的炊事员兼保洁员,案件受理后的送达、庭前调解、排期等工作由住庭干警负责完成公务用车改革以后,法庭就不再配备工作用车了,下乡办案用车由院机关统筹安排,住庭干警都是集中、分片区跑。山区面积宽广、人口密度小,各个自然村道路不通畅,村与村、户与户很多还是弯弯曲曲横卧在山脊、山梁、山沟间很窄的土路,很多地方手机信号很差,不要说5G信号离我们很遥远,就连基本通话保障的2G信号都时常没有,高科技的送达手段在五印法庭辖区就成了可望不可即的奢侈品了。很多案件都要到当事人住所地送达,但往往也很难找到当事人。今年4月13日上午8:00我们驾车从五印法庭出发,前往五印乡蒙新村委会一个叫做六满库的彝族村子查找当事人在中途要经过的新街村委会辗转到布度新村查找一个叫茶邵文的当事人。到了村子一看,这个不到300人的村子居然分布在几个山头,一打听,这个村子居然有三个人叫这个名字!没有办法,车子停在路边,徒步逐一去查找。附近居民很是淳朴,帮我们落实到了这个当事人去了隔壁村子帮人建盖房子于是我们又向工地出发,绕山绕水,到了工地,一问还真有茶邵文在这里做活计。叫他下来,表明我们的身份,向他送达相关法律文书,一切都那么顺利,正要签字的他看了看文书,嘟囔着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些资料是不是要送给与我同名同姓的我们村的另一个茶邵文?他也在这里与我们一起帮人建盖房子,刚才听我们村的人打电话说你们找他,我骑车把他送回家了,才刚刚回到这里”。“哎呀,这样的情况也会出现,我们是不是先克买几注彩票?”我们一同下乡的干警自嘲道,只可惜这里可没有买彩票的地儿于是我们由折返到茶邵文家把相关材料送给“真正的”茶邵文了。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赶紧赶路,赶到了蒙新村委会,向村委会干部打听村子的情况、当事人的基本情况并要了村社干部的电话号码,由于村委会也工作繁忙,无法抽出人手协助我们前往,并且还告诉我们,电话不一定打得通,我们试了一下,果然很灵,暂时无法接通。我们根据打听得的道路信息自行驾车前往当天计划的最后一个目的地——六满库,一听就是少数民族语言直译过来的村名。为了避免走错路,一路上遇着人就打听,可还是走错了好几个路口,没有办法,路口实在太多了,每一个路口都像打听得的一样——山箐边、转弯处、土路、左转,哎呀,一路的路口都是呀,一走错就得等到遇到路人、村名再问再掉头、再赶路。就这样一路打听一路折返,终于在下午两点到达目的地了。再给村长打电话,终于通了于是请他到村口接一下我们,再带我们去找人。“你们在路口一事一议点等我,你们车开不进来,我去借一张摩托车骑着来遇你们,十多分钟就到了”原来,这个村长也不小嘛,骑车都还要十多分钟才能到村口。约莫二十分钟后,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来到我们车前,跟我们打招呼“实在对不住你们呀,我们这里交通不便,这久还好点,一旦下雨,你们就别想着开车来喽。”边说,村长边手指向对面偏左的山头“这里再往下一点点就是黑惠江,江对面的山头就属于保山昌宁县的珠街乡了,往右一点就是我们大理州漾濞县的鸡街乡了,我们这里也是两岸三地以前移动电话收费可高了,随时都用的是保山的信号,随时都是漫游状态。看来,村长也是很健谈呢。“村长,先帮我们看看你们村的这个人家住哪里?”“这个人克上海打工去了,跟他儿子在拢着,出去好长时间了,我是他的堂兄弟,他们家现在什么人都不在家没有办法了,看来这个案子是无法直接送达了,只有请村长协助我们做了一份询问笔录入卷。一看时间,下午两点半了,居然都没有人提出说肚子饿?看看附近也没有吃饭落脚的地儿,我们只能折回法庭吃饭了。 

   五印法庭工作最能锻炼人、锤炼人,让新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可以更快速的成长起来,生活也很有乐趣,还能体验到只有在电视剧里还存在的融洽的邻里生活。在法庭工作,从立案、信访、接访、送达、开庭、调解、判决、上诉、执行、参加乡党委政府相关工作会议……几乎法院所有的工作流程在法庭都会遇到、都要去做,在法庭工作的干警也就成长得很快。五印法庭工作的干警享受不到朝九晚五的生活的,晚上也要住在法庭没有特殊的事情,都是星期一上午到法庭星期五下午才回家的,也正因为如此,在乡政府驻地工作的人,大家彼此都会很熟悉,就像桃花源记里的村民一样相处得非常融洽——我们有大把的时间跟友邻单位的人一起散散步、吹吹风、吹吹牛、吃吃饭、喝喝小酒(当然,吃饭喝酒都是自费的哟),仿若相处和睦、互帮互助的邻居一样。与法庭一墙之隔的就是五印中心卫生院,记得有一天晚上,五印卫生院的一位医生打给我们法庭电话,说有一个吃着农药的正在送来卫生院的路上,由于停水,卫生院洗胃机的水都没有用的法庭人少,在停水的时候楼顶的水箱里经常会有存水可用,请我们赶紧用大桶接好几大桶水,协助他们送到卫生院的急救室。在我们把水送过去的时候,人也刚好送到可是洗胃机刚工作起来就发现漏水,我们只能继续去不停的接水、送水经过医护人员近三个小时的全力抢救,农药中毒的患者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我们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之后,五印卫生院跟法庭要水、用漏水的洗胃机救人的故事被在场的工作人员及患者家属越传越远、越传越广,就连远在县城的我们院领导都知道了,还问我们“你们当时害不害怕?我们说“不害怕、不害怕,用我们的水救了一条人命,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呢”。有一天周末早上,轮到我值班,大清早的我就爬山去了,望着一个比一个高的山头,就想登到一个又一个的山顶。就这样,走了将近三个钟头、在快九点的时候到了一个山顶的小庙宇,旁边还有几户人家正炊烟四起,看来是做早饭的时候。“张法官,整什么?”转眼一看,这不是司法所的老沈么?原来到了他老家了。老沈很热情,邀约我到他家闲会儿。刚到他家坐好,一杯白酒就端过来了,还说“开水也没有,先喝杯酒解解渴,我也搭你喝几盅”,边说边聊边喝酒,一下就到吃早饭时候了。“走我们一起克厨房简单的吃顿饭”,老沈边说边把我拉进他们家厨房。一看,这哪里简单嘛,香喷喷的腊肉炖土鸡、一盘花生米,还有洗好准备下锅的水灵灵的小青菜。“老沈,让你破费了嘛”我说道。“哎呀,不要这样说,难得你来我们老家这里,而且平时杨所长我们也经常克你们法庭跟你们蹭工作餐呢嘛”。今天注定怕是要喝高了,不过,想想也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嘛,我们山区就是实在。 

五印法庭,在那深山老林中矗立着,每每想起在五印工作生活的时光,都仿若是一种享受…… 

 

编辑:谭 华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9 WWW.GY.YN.GOV. CN 云南法院网
地址:昆明市日新中路393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邮编:650228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